捕鱼大师每天送五元

南海研究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南海研究論壇 首頁 歷史篇 史料 查看內容

西沙南沙 戍島舊事

2017-12-9 12:50| 發布者: admin| 查看: 5951| 評論: 1|原作者: Damein|來自: 南海研究論壇

摘要: 彭運生,1916年生于湖北省黃陂縣(今武漢市黃陂區)木蘭鄉。后考入青島海軍軍官學校,于1940年第5期乙班畢業。1948年3月,奉命出任國民政府海軍南沙群島管理處少校主任。后歷任臺灣海軍士官學校總教官、海軍參謀學校教學 ...
        彭運生,1916年生于湖北省黃陂縣(今武漢市黃陂區)木蘭鄉。后考入青島海軍軍官學校,于1940年第5期乙班畢業。1948年3月,奉命出任國民政府海軍南沙群島管理處少校主任。后歷任臺灣海軍士官學校總教官、海軍參謀學校教學教官,“太和”“永泰”等軍艦艦長。1966年退役。2001年在臺北去世。
      2016年7月12日,美國與菲律賓密謀的所謂“南海仲裁案”出臺。中國政府發表嚴正聲明和白皮書堅決反對,海內外中國人以及眾多國家、國際組織與輿論亦紛紛譴責。而原國民政府首任南沙軍政長官彭運生將軍之子彭志綱,則拿出其父寫給原國民政府首任西沙首任軍政長官張君然的信函底稿,講述兩位南疆衛士的戍島舊事。

       投筆從戎當海軍

       我的老家在有名的湖北木蘭山北麓。當地流傳千古的《木蘭傳說》,已經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也許是木蘭將軍的蔭庇,武漢市黃陂區木蘭鄉也是全國著名的“將軍之鄉”。我家就出了3位海陸將軍:祖父彭矯是孫中山的少將副官主任,曾在廣州平叛中營救過孫中山與宋慶齡;叔祖彭俊是黃埔4期畢業的抗日將領;家父彭運生則是當年原國民政府駐守南海太平島的首任軍政長官。
       由于祖父在廣州叛亂的平叛戰斗中為營救宋慶齡身負重傷,又積勞成疾,結果急火攻心,于1923年6月11日在上海英年早逝,年僅34歲。孫中山痛失愛將后,即令大總統府總參議兼文官長胡漢民頒證撫恤遺屬,故時年7歲的父親(1916年7月15日出生)與叔父均是靠撫恤金成長的。
      家父成年后為了繼承祖父未酬遺志,毅然投筆從戎,于1940年在青島海軍軍官學校第5期乙班航海科畢業。當年并肩堅守南疆的張君然,與家父是同班同學與好友。

同學攜手戍南疆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依照《開羅宣言》與《波茨坦公告》,臺灣、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均應回歸祖國。1946年,臺灣省行政長官陳儀在派人巡查南海后向行政院報告:南海諸島無人駐守,還發現法國海軍陸戰隊和菲律賓有窺伺西沙和南沙的圖謀。于是,國民政府遣派內政部及廣東省接收專員,隨同護航驅逐艦“太平”號、驅潛艦“永興”號、坦克登陸艦“中建”號及“中業”號4艘軍艦組成的編隊南下,前往接收南沙、東沙及西沙(簡稱“三沙”)群島。

     1946年秋冬時節,由指揮官林遵上校偕林煥章率“中業”號與“太平”號兩艦進駐南沙群島;張君然隨副指揮官姚汝鈺率“永興”“中建”兩艦進駐西沙群島。途經虎門時,江楓漁火、夜色闌珊,張君然不禁感慨萬分。事后張將軍對家父說:“我在駕駛臺上眺望虎門群山,遙想1840年這里硝煙彌漫,英國殖民主義者的炮艦,經過我國南海諸島來到虎門,用大炮轟開了清王朝的大門,使我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達一百年之久。今天,我們艦隊來到虎門,即將收復南海諸島,保衛南疆,永遠斬斷帝國主義侵略的魔爪。撫今追昔,不勝思緒萬千。”
       11月23日,姚汝鈺指揮永興艦和中建艦搶先出航,于24日凌晨到達西沙永興島海域。張君然率一個戰斗小組乘汽艇從礁盤登陸,“環島搜索,未見有人,原有建筑都已破壞殆盡;棧橋及原鋪設的輕便鐵路也都殘破不全”。當時海上刮著7級大風,波濤洶涌,物資運輸全靠人力在礁盤上肩扛背負,進駐過程十分艱辛。經過5晝夜奮斗,進駐工作大體完成。29日上午,編隊派出儀仗隊隨同國民政府中央各部、委代表及廣東省接收人員和駐島官兵舉行儀式。為了紀念這一事關國家主權的莊嚴時刻,張君然在永興島立下了一方水泥紀念碑。其正面碑文為“南海屏藩”,背面刻“海軍收復西沙群島紀念碑”,旁邊署“中華民國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張君然立”。此碑至今立于永興島上,成為西沙群島的一座歷史豐碑。
       再說“太平”艦的黃淡隆上尉,受命在太平島的破瓦頹垣中樹起紀念碑于島之東端,石碑正面朝東,上刻“南沙群島太平島”,背面刻“中華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碑北面刻“太平艦到此”,南面刻“中業艦到此”。接收儀式在碑側舉行,由國民政府廣東省政府專員麥蘊瑜主持。一度被法、日先后侵占的南沙群島,從此回到了祖國懷抱。
       收復太平島的工作完成之后,“中業”及“太平”兩艦分別駛向南西沙群島巡視各個島嶼。國民政府內務部收復南海的學者鄭資約則在各島采集資料,后收入其編著的《南海諸島地理志略》一書中。
      1947年3月,國民政府將東沙、西沙及南沙群島的管轄權,由廣東省政府移交給海軍部(1949年4月,又改屬海南島特別行政區)。
      1948年春,當時官階為少校的家父,經同窗好友、西沙群島管理處主任張君然推薦,拋下懷有六甲的母親和年幼的我,調到南沙出任國民政府海軍南沙群島管理處主任,成為海軍駐太平島首任指揮官。張君然在《歷史回眸:收復西沙南沙群島紀實》中回憶道:“我任海軍西沙群島管理處主任后,便推薦海總訓練處參謀彭運生為南沙群島管理處主任。……1948年3月,我與彭運生率兩島全部換防人員,先送彭到太平島上任,然后我到永興島換防。”

       家父是乘“中海”號軍艦從上海出發,經高雄、廣州、榆林港南下,走馬上任的。那時的南沙群島只有太平島派設駐軍,家父率領一個加強排的兵力(在編人員59名)駐守,駐島人員每年輪換一次,駐島期間支領3倍薪金。島上裝備海軍電臺1座,電臺配250瓦功率的發報機組及相應的設備。官兵的生活供給靠運補艦每隔半年補給一次,后因內戰吃緊,補給艦時常脫期,改為每次補充8個月的糧食。當時駐島生活最大的問題是沒有現成的生活淡水,缺乏新鮮水果蔬菜。幸虧家父未雨綢繆,行前從廣州運來了100多麻袋土壤和種苗,進駐后部隊就自己動手,種菜養豬,有效地改善了基本生活。
       為了找到淡水水源,家父率部日夜奮戰,對日軍留下早已淤積的水井進行清理,終于挖出地下水。隨后,他們又相繼打出10口可供人飲的淡水井。從而,使太平島成為南海惟一能取地下淡水的島嶼。他率官兵環島游泳、潛水,以鍛煉身體排遣寂寞之苦。同時還在太平島上豎旗立碑。其中,高約一米碑身為方錐形的水泥鋼筋碑,鐫刻有“太平島”3個大字,以作永久紀念。
       家父平時除了帶著官兵環島游泳外,潛水捕魚就成了日常的消遣,每當退潮時,魚叉、網袋并用,捕到鮮魚,打打牙祭。
由于交通不便,當年既無電話,書信往來又需經年,島上官兵與親人僅有的聯系渠道就依賴軍事電信設施。舍妹出生,就是母親到海軍總部打電報,家父才知道母女平安的。

123下一頁
2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2014500856 2018-3-22 15:59
功在國家,利在千秋

查看全部評論(1)

相關分類



小黑屋|手機版|南海研究論壇 ( 遼ICP備12011429號|遼公安備21091102000117 )

GMT+8, 2019-11-21 06:40 , Processed in 0.168273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捕鱼大师每天送五元 2018海南环岛赛28日 pk10四码二期必中方法 pk10牛牛公式解析 江苏11选5任三 3d历史上的今天 快乐918棋牌游戏 极速快3官网下载安装 澳洲幸运5开奖直播 pk10能赚钱吗 快3官方网